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今日新鲜事商业头条网 奇闻趣事 2020-12-11 18:51:33 0


最近警方破获了一起卖淫活动,但与其他人不同的是,这是一次夫妻共同参与的“卖淫活动”。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据报道,这对夫妇来自黑龙江,自2019年以来一直从事这一非法活动。他们惯用的伎俩是通过网络招妓。价格商定后,马某负责驾驶面包车,带着妻子刘某,到偏远的荒地与妓女交易。到达目的地后,马某离开了面包车,只留下刘某和他的客户在面包车里,然后马某继续在附近寻找他们。


根据马某的供词,两人已经招妓30多次。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尽管马某和刘某觉得他们做得很好,不会被发现,但纸终究不能着火。在两人进行非法活动的过程中,一个路过的人群发现了这个活动,然后人群报了警。林甸县警方赶到犯罪现场,逮捕了三名交易者。


经警方讯问,警方得知是马某建议妻子刘某从事这一职业,而在此之前,马某还介绍了一位名叫王的女子从事这一活动。当警察问他的动机时,马某直接告诉了警察,因为这样做,钱来得很快。


现在,马某已被保释候审,而刘某和他的委托人已被行政拘留5至12天,罚款1000至2000元。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相关建议


‘奉献’老板娘亲自卖淫,忍不住勾引人手不足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2014年6月17日,该分局东坝派出所组织全派出所进行统一集中清查行动。当晚21点左右,警察来到一家名叫“莉莉”的足浴店,发现店内灯光模糊,空无一人。


民警被群众举报后,迅速赶到店主处,在隔壁四楼租了一套房子。当场发现两对男女从事卖淫活动。


经调查,两对男女分别是:刘某(女)和黄某(男);李某(女)和杨某(男)。


嫌疑人到案后,都供认了自己的违法行为。根据刘某的叙述,由于他年龄稍大,他与男子黄某做了一笔好交易,并为他的嫖娼支付了100元。另一方面,李某,在年龄和美貌上有优势,150元是和杨某谈得很好的人


“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娘。店内招牌虽然是足浴店,但基本上是从事介绍、迁就卖淫活动的。”刘某说,一开始,她没有亲自参与出售她的身体,但后来,她忍不住高回报的诱惑,所以她下水了。刘某还承认,“所有他赚的钱都属于他自己,而店里的其他女士则为每笔生意抽取40元费用”


刘某还坦白说,因为足浴店在一楼,他害怕自己的违法行为被揭露,所以他在四楼租了一套房子,专门为客人准备的。“有时候我不在店里。为了加强管理和控制,防止我的工作人员少报和少报业务,我还在房子里安装了一套监控系统,记录客人的来来往往。”刘某说。


在办案过程中,令警方难以置信的是,26岁的嫌疑人李某,知道自己怀孕了,还在从事性交易。李某向警方承认,已经怀孕一个月,胎儿的父亲是她的男朋友。当晚,警方立即将李某送往当地医院进行体检。在确认她怀孕后,警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取消了对李某的行政拘留。


对两名戴脚镣的男子,黄某和杨某,各行政拘留10天,并处以1000元的行政处罚;老板娘刘某,被给予100元的行政处罚,追回非法所得,罚款5000元,行政拘留20天。李某被给予行政处罚,追回非法所得130元,罚款5000元。


温州警方捣毁了一个卖淫团伙。三个嫌疑犯,


罗某,女,1986年出生,安徽,怀刘佳,从事卖淫;


罗某的父亲,老罗头,1952年生于安徽,负责风;


田某,罗某的爱人,1983年生于四川,负责观战场地。


2013年8月11日晚,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沙城派出所破获一起位于出租屋棋牌室上层(2-5层)的卖淫场所。


这个卖淫团伙极其狡猾,分工细致。一方面,对讲机作为通讯工具,用来通知妓女和嫖客;另一方面,在正对街道的正门一楼开棋牌室是一种掩饰。


卖淫团伙中有三人,即罗某,女,1986年出生,现怀刘佳的安徽,罗某的父亲老罗, 1952年出生于安徽

人;罗某的情夫田某,1983年出生,四川人。


罗某负责棋牌室和卖淫活动的日常经营,老罗头负责望风,如果发现有异常情况,用对讲机与其女儿互相进行联络,田某,无业,负责保护场子。


电影《后会无期》里,男主角“江河”在酒店收到的招嫖小卡片上的号码,曾经一度被网友所打爆。


浙江永康方岩派出所便破获了这样一起利用小卡片组织卖淫的案件,涉嫌卖淫嫖娼的主犯是一对夫妻,令民警无语的是,“老板娘”为顾生意有时候也“亲自上阵”。


永康方岩派出所民警在汽车东站、汽车西站附近的一些宾馆侦查发现好几家宾馆的客房中都有一些印着衣着暴露女子,并写着“保健按摩,足浴休闲”字样的广告卡片,并且这些卡片上的联系方式都是同一个号码。


根据以往经验判断,这“保健”广告的背后往往隐藏着一个卖淫团伙,民警们于是开始进一步的侦查。


经侦查民警发现,经常有一伙人开着一辆外地牌照的灰色大众汽车进出宾馆,通过在宾馆客房内摆放色情卡片,组织多名女子从事卖淫。


连续一个多月的蹲点守候、跟踪取证,民警掌握了该团伙的人员组织及卖淫女的基本情况、活动规律,时机成熟,准备收网。


浏阳邮电路、黄泥湾、圭斋路及长途汽车站附近一二三弄涉黄现象严重,为人诟病,极易反弹也令执法者头痛。


2012年3月11日凌晨,淮川派出所端掉的一个卖淫窝点,为了逃避打击可谓心机算尽:在街头的按摩店接客,把客人带到附近小区16楼一个专门改造的窝点进行性交易。门外装了两套监控,防止被人盯梢。


“要让这个行当无立足之地!”淮川派出所下定决心,将打击整治涉黄犯罪列为3月份的重头戏。目前已捣毁5个涉黄窝点,刑事拘留2人,治安拘留16人。按摩店老板娘亲自揽生意当天凌晨1时,圭斋路一小区16楼的一扇门打开的瞬间,4位民警突然出现,将正要出门的一男一女控制。


经突审,这对男女承认进行了性交易。女子李某交代,她在圭斋路“再回首”按摩店做事,由老板娘陶某介绍和容留卖淫。


民警迅速来到“再回首”按摩店,又抓获两对性交易男女,其中一名女子正是按摩店老板娘陶某。


“客人来了人手不够……”陶某称,为了揽生意,只好亲自上阵。买房改造成淫窝,门口装监控防盯梢令人震惊的是,陶某还想尽办法玩躲猫猫。


民警发现,按摩店一楼和阁楼分成6个隔间,但进行非法交易时,却不全在店内,而是要按摩女把客人带到附近小区16楼一套房子内交易,以逃避打击。


从外面看去,这套房子没什么特别之处,但里面别有洞天:这是个带卫生间的单间,陶某将房间改造成了4个小隔间,每个隔间有独立的房门。


此外,陶某还在门口安装了两个监控探头,玄关处摆放了一台显示器。通过这套监控设备,在完成性交易出门时,按摩女会查看门外的动静决定是否出去。


对话45岁失足女:很多客人比我儿子还小


一名45岁失足女告诉我们,有很多客人比她儿子还小,是的,你没有看错,她儿子已经25岁了。如今虽然她年纪比较大了,却还是在从事着这个古老的职业。也许,她见过的男人,比男人见过的男人都要多。她比男人更加了解男人,让我们一起走近今天的受访对象,一起感受她的岁月沧桑。


时间:2020年8月31日20时


地点: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某茶馆


受访对象:45岁的失足女阿沁(化名)


问:你虽然化了妆,但是能够看出来你年龄应该不小。方便透露一下吗?阿沁:我今年45岁了。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问:做这一行业多久了?阿沁:七八年吧。


问:怎么想起来做这个的?阿沁:当然是因为钱了,不是因为穷的话,孩子都大了,我还出来做什么?给孩子丢人啊?


问:你是哪里人?阿沁:信阳那边的。


问:家里几口人?你丈夫是做什么的?阿沁:丈夫是开出租车的,儿子今年25岁了,马上要结婚了。


问:给儿子买房子了吗?阿沁:去年付的首付,正在装修呢,计划明年结婚。


问:儿子和丈夫知道你做这个吗?阿沁:儿子不知道,丈夫可能有所怀疑,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两口子关系也不太好,冷战好几年了。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问:你做这个收入怎么样?阿沁:在同行里面我算生意差点的,不过也还行,一个月能挣个1万多块钱吧


问:你是怎么收费的?阿沁:单次服务100到200元,加特殊服务的话300,包夜的话500。我的生意算是一般的,但需求量大,基本上每天都有一两个客人。


问:有没有客人嫌弃你年龄大呢?阿沁:出来玩儿的,一般都是早上十点以后了,灯光昏暗,我们又浓妆艳抹,很多客人还是喝了酒的,哪里看得清楚?


问:你做这个有没被抓过呢?阿沁:被抓过,有一次正在宾馆和客人交易,当场被抓了,我被关了15天。还好没有通知家人,否则丢人丢大了。


问:你除了直接进行交易,还提供别的服务吗?阿沁:我们现在干这个最主要还是推油。发生关系的占30%吧,还是推油的多。因为现在性病传播特快,特别是年轻的人,他也相当小心。如果岁数大一点可能就没有这个概念了,因为岁数小的人,毕竟有好多顾忌,或者说没结婚,没生孩子呢。50岁以后就不管那么多,一般上发廊要求发生关系的还是岁数比较大的人。年轻人就做做按摩,推推油就行了。我们在发廊干一般还是以推油为主要,因为岁数大的人才会有这种要求。


问:据你了解,同行姐妹当中性病的多吗?阿沁: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谁得了这个病也不会告诉你。


问:你自己会做定期的检查吗?阿沁:会,一般我都会定期去检查。以前没这种意识,还是比较安全的。


问:能讲一下你来这里最难的一次遭遇是什么情况?阿沁:可能我这个人幸运吧,在我的概念里没什么特难的,最难的一次是自己生病了,动不了,拉肚子,拉的脱水了。在我的概念里,没什么太难的东西,都能迎难而上。我们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问:当时怎么度过那个时期?阿沁:我们老乡把我弄到医院看的。在医院难受了好几天,花钱倒是不过,关键是身边没有个人,独自在外真的很累。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问:你对当下的社会怎么看?阿沁:当今这个社会太现实了,感觉没钱真不行。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


问:怎么有这个想法?阿沁:以前我们小的时候,以前在农村,大家吃甘蔗的时候都啃甘蔗,吃红薯的时候大家都吃红薯,现在都不一样了。啃甘蔗的啃甘蔗,吃苹果的吃苹果。现在最主要是穷和富差距太大了。没有钱,大家都看不起你。我儿子要不是因为没有房子,也不会至今没有女朋友。


问:你们家乡这方面情况明显吗?阿沁:明显,因为现在年轻人出来打工都多,也有赚钱的,也有不赚钱的,悬殊太大了。我的家庭经济压力也非常大。


问:你在这里经历的事情,可以跟大家讲?阿沁:我在这里经历的事情就是,多赚点钱,希望别那么紧,毕竟我们也不容易。


https://dy.163.com/v2/article/detail/FRFOLTFN0534GPGU.html


2001年7月,四川省广安市武胜县自来水厂嘉陵江抽水站附近河段上演了一幕丑剧:9男9女集体洗“花澡”,并配对发生性关系,后一“小姐”在戏水时不慎溺水身亡。


■丑剧:18名男女裸泳嘉陵江


当年7月12日,重庆某公司业务员任某等3人到武胜县城办事时,遇老同学祝显超。祝是武胜县建筑设计室的干部。当晚,祝显超宴请任某等3人,同时还邀请当地的数名干部一同就餐。


酒足饭饱后有人提议到嘉陵江去洗澡,凉快凉快。当晚9时许,祝显超等9人(其中6人分别是广安市强民律师事务所、武胜县就业局、武胜县物价局、农业银行武胜县支行、工商银行武胜县支行等单位的职工)来到“多姣发廊”,找到该店老板娘唐萍,要她找9名小姐陪他们到河边去洗澡。因“多姣发廊”的小姐不够,唐就到临近的“福利酒庄”、“三奇发廊”,找够了9名“三陪”小姐。唐对每位小姐交待“由先生每人给100元小费”。据中国青年报报道,祝显超当时给了唐萍200元的“台费”(即介绍费)。


随后18人分成两组,租车到嘉陵江武胜县自来水厂抽水站下边的“美人石”附近河段,9男9女迅速配成对,赤身裸体奔向水里。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悲剧:1名小姐溺水身亡


裸泳一阵后,祝显超等9人都与各自配对的小姐发生了性关系,并支付了100元的“小费”。


与任某配对的小姐叫董某,年仅15岁,是“福利酒庄”。任与董发生了性关系后,董就与另一名“三陪”小姐在河中戏水,董不慎落入深水处窒息而亡。数日后,其尸体才被捞起来。


案发当晚,祝显超等9人和8名小姐惊恐万状。祝显超等人欲拿出5000元钱与“福利酒庄”的老板私了。“福利酒庄”的老板觉得事情重大,即向警方报了案。多娇发廊老板唐萍闻讯潜逃。


偏僻荒地现“夫妻卖淫店”!妻子车内性交易,丈夫在外把风,已被捕


图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接到报案后,武胜县公安局迅速赶到现场勘察,立刻传唤、审讯了洗“花澡”的9男8女和发廊、酒家老板,摸清了案情。7月13日,武胜县公安局对此事作出处理:对祝显超予以刑事拘留;对任某予以刑事拘留,并处罚款5000元。同时,给予曹某治安拘留5天,罚款5000元的处罚;给予张某某治安拘留10天、罚款5000元的处罚;分别给予杨某某、孙某治安警告和罚款5000元的处罚。8名小姐被罚款以后也被释放,多娇发廊、三奇发廊、福利酒庄被查封。


曹某、孙某、任某不服武胜县公安局的处罚,向广安市公安局申请复议。广安市公安局也很快作出决定:维持武胜县公安局的处罚决定。


2001年10月,武胜县纪委给予祝显超、曹某开除党籍的处分。武胜县人事局给予祝显超、孙某、张某某行政降级处分。武胜县农行给予任某下岗学习20天、降一级工资的行政处分。武胜县工行给予杨某某开除党籍和撤销办公室副主任的行政处分。


祝显超等人又受到开除党籍、行政降级、下岗、撤职等处分。祝显超后被取保候审,随后潜逃。因祝显超涉嫌聚众集体淫乱,多娇发廊老板唐萍涉嫌组织、介绍、容留妇女卖淫,武胜县检察院批准逮捕二人。溺亡女孩董某的父母一直在上告,他们说女儿是被“福利酒庄”的老板骗走的,女儿死得惨,却无人为她申冤。武胜县检察院认为,其他涉案人员因证据不足,不构成犯罪,也不予批捕。


2004年,四川眉山曾发生"鸳鸯浴"洗出人命 嫖客与小姐木桶内裸身死亡的案件。当时,张某与3个朋友酒后到位于峨眉山市绥山镇的“××薰香浴”店洗浴。据浴店经营者刘英反映,她将张涌安排到一个单间洗浴,并让一个名叫“三妹”的小姐为张服务。按照刘英的说法,小姐只是帮客人洗澡、洗脚,作为老板,自己是不允许有色情活动发生的,但是如果小姐和客人私下“勾兑”,就没有办法阻止了。张涌和“三妹”进入单间后10多分钟,因为生意较忙,刘英就在门外喊了两声,以示催促,但却不见里面有反应。打开门,只见张涌和“三妹”赤身裸体相对坐在澡桶里,两人的头都耷拉在木桶上,奄奄一息。刘英急忙叫人将张涌和“三妹”抬到澡堂外边抢救,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当急救人员赶到时,张涌已经死亡,“三妹”被送往医院抢救。


经乐山市法医学会鉴定,张涌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死亡。后经调查,事发当日,“××薰香浴”店除使用液化气燃具烧水外,还在厨房和大厅各烧了一个蜂窝煤炉子。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者网友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本站文章或图片如有侵权或者侵犯您的隐私,请联系我们,我们收到通知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