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撑可持续发展,科学家该做什么

今日新鲜事商业头条网 商业头条 2020-11-26 10:08:57 0

世界科技创新浪潮


2020年,推广科学决策理念尤为重要。新冠肺炎的肺炎疫情表明,通过科学方法做出反应的国家比其他国家做得更好。”在第二届世界科技与发展论坛上,挪威BI商学院气候战略荣誉教授桂鑫·兰德斯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


可持续发展需要新的政策应对


可持续发展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兰德斯认为,传统政策无法应对联合国提出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如果遵循传统,可持续发展议程的许多目标可能无法在2030年甚至2050年实现。


早在2018年,Landers及其同事就在《转型是可行的:如何通过“行星边界”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报告中提出了这个问题。他们基于著名的九个“行星边界”理论,将世界划分为七个区域,并使其在有限的地球上运行,模拟了不同的发展模式,但结果并不乐观。即使通过更快的增长、更多的预算或更好的组织等政策,也无济于事。


为了回答如何在不破坏地球的情况下建设强大的未来,兰德斯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自然科学家和社会科学家应该努力淘汰化石能源,实现农林可持续发展,采用新的发展模式。努力使世界走上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科学家要为政策实施提供支持


挪威作为一个国土面积不到40万平方公里的小国,短短30年(1935-1965)就从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跃升为一个中等富裕的国家。兰德斯认为原因的成就之一就是科技。


Landers告诉记者:“科学家需要回答的是,科学如何能让这些措施更容易实施,如何能让世界各国就行动计划达成一致。”


但是,他认为实施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措施并不容易。短期来看,绿色转型成本高,可能导致传统岗位流失,在自由市场经济环境下难以获得政治支持。


在第二届世界科技与发展论坛闭幕式主题报告中,Landers指出了科学家之路——“科学应该做些什么来加速生态文明的发展?答案是:研究解决方案!而不是研究存在什么问题。”比如研究开发降低自然科学中太阳能电池成本的技术,鼓励人们支持社会心理学的新项目,制定相关的社会科学补贴计划或法规。


可持续发展需要更有前途的政府


关于科学界的价值共识,兰德斯认为更重要的是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


“合作当然是最有效率最享受的!”兰德斯说。在单边主义和科学技术政治化阻碍全球科技合作的背景下,“更重要的任务是专注于实现全球目标,并保持强有力的科学努力,这可以在国家一级做得很好。”


Landers认为中国的发展模式值得研究。如果是基于《华盛顿共识》或者西部开发模式,是无法满足中国发展需求的。


谈到可持续发展的经验,Landers告诉记者:“挪威和中国可以提供利用公共政策加速迈向更可持续发展世界的例子。比如补贴电动汽车,使其购买成本与传统能源汽车相近,从而为电动汽车公司及其研究部门创造有利可图的市场;另一个例子是利用国家财政建立海上风力发电作为主要的电力来源,尽管这比化石能源发电更昂贵。”


版权声明

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者网友投稿,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合法性。
本站文章或图片如有侵权或者侵犯您的隐私,请联系我们,我们收到通知后会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